向日葵的心愿(ABO)
向日葵的心愿(ABO)
二維碼客戶端下載 立即下載

第一章 發情期到了

昨天還是將近四十度的高溫,人們需要空調才能續命,一夜之間就降溫十幾度。

秦衡昨夜臨睡前只搭了一條薄毛巾被在胸口,這會兒凍得哆嗦,身體下意識地縮成一團。

他側著身體,雙腿交疊,曲起膝蓋往胸口縮。

只是個再正常不過的動作,他身體的最隱秘處卻傳來一陣異樣的酥麻。

“唔……”他嚶嚀一聲,蹙起眉頭,下意識地夾緊了雙腿。

這一下,仿佛天雷勾動地火,原本被拘于狹地的酥麻感,順著他的血液在一瞬間蔓延至全身,讓秦衡揪緊了枕頭,想要趴在床單上蹭蹭,以此舒解不適。

他扭著身體在床單上摩擦了兩下,忽地從睡夢中驚醒。

他怔了片刻,后知后覺地反手伸進褲子里,輕輕一抹,抽了出來。

他攤開掌心,一灘濕濡。

這并不是普通的夢遺,他一年一度的發情期要到了。

他掀開被子起床,從衣柜的抽屜里拿了一條內褲,轉身欲往衛生間去解決半身粘膩不適,又忽地停下。

他半蹲下來,打開最下面的抽屜,從中拿出一只密封袋,密封袋中裝著一件半舊的襯衫。

他將密封袋打開一道小口,捧到面前,再小心翼翼地把臉埋在衣服上,用力地深呼吸。

衣服上殘存的,衣服主人的淡淡木香鉆進他的鼻間。

秦衡體內還未退去的情潮像遇著風的野火,肆意的燃燒,火舌燎卷了每一根神經末梢,秦衡躬起身體,脊背繃緊,身體縮成熟透的蝦子一樣的形狀。

他用嘶啞的,近乎哀求的聲音,含混不清地叫出一個名字。

他似乎在說:“你快回來標記我啊!”

情潮跌起。

內褲一瞬間濕透,液體滲出布料,結成水珠,搖搖欲墜。

‘啪嗒’一聲輕響,水珠落在深色地板上,暈染出一個渾濁的水圈。

他雙腿虛軟,快要支撐不住身體。

戀戀不舍地從密封袋中抬起頭來,抖著手,鄭重地重新封好袋口。

味道越來越淡了!

也許聞不了幾次,就再也聞不到了。

秦衡的眼眶瞬間泛紅,心臟像被人狠狠揪了一把,疼得他呼吸都凝滯了。

他眨了眨眼睛,露出一個似哭似笑的表情,將密封袋放回原來的位置。

他撐著膝蓋站起來,腳下一軟,狼狽地摔在地上。

他掙扎著站起來,一步三晃地從床頭柜中摸出一支針管,吸入藥品,扎進胳膊,將藥物推入。

對于正常人來說,簡單到不需要一分鐘就能完成的注射過程,秦衡卻足足花了近十分鐘。

藥物很快在身體里起作用,敏感的神經被安撫。

他精疲力盡,疲憊地靠在床邊。

潮紅的臉頰,汗水將碎發粘在額頭,單薄的睡衣像是在水里浸泡過。

大約過了半個小時,他才穩定下來。

這只是發情期先兆,半日后,他會正式迎來今年的發情期。

不過,今年的發情期有點不同尋常,比往年早來了半個月。

他去衛生間洗漱,沒一會兒就披著浴巾出來,一邊用干毛巾擦頭發,一邊用手機給領導發短信。

他要請兩天假。

其實上完今明兩天的班,就放國慶假了,可秦衡耽誤不起,他的身體本來就特殊,強撐兩天,不知道會發生什么。

秦衡換上寬松舒適的衣服后,從冰箱里拿出兩片切片面包對付過去,隨后便開始收拾行李。

各類證件,幾套換洗的衣服,還有至關重要的抑制劑。

然后他出發了。

他現在要去離市區兩個多小時的農村,那時有一幢屬于他的兩層小樓,他會把自己反鎖在房子里,一個人挨過一周發情期。

這幢小樓他每年去的次數寥寥可數,平時他把房子交給鄰居趙奶奶打理。

他下了高速,在服務區休息時聯系趙奶奶,說他還有半個小時就能到。他的消息剛發出去,趙奶奶就打來電話,麻煩他幫忙從服務站帶個人回去。

舉手之勞的事,他當然不會拒絕,交換電話號碼后,三言兩語便順利地約好見面地點。他們選擇的是服務站大門外綠化帶,秦衡會在這里等他。

大概是臨近小長假,大家都攢著國慶才外出,所以服務站顯得有些冷清,就連停車場的車也一只手能數過來。

收好電話后,秦衡來到約定的地方等人。

他百無聊賴,于是看著外面的馬路發呆。

他看得出神,腦子里天馬行空似的想著許多事情,卻又像什么都沒想,一片空白。

疾速的車輛變得虛幻,忽然‘砰’的一聲巨響,兩車相撞,其中一輛騰空而起,要撞向旁邊的綠化帶。

忽的,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。

秦衡嚇了一跳,身體輕輕一顫,猛地回過神來。

馬路上什么都沒發生,車輛有序前行,剛才不過是他的幻覺。

虛驚一場。

他緊張的拽緊了手指,調整好面部表情,轉過身來。

他看到一堵寬闊的胸膛,特屬于alpha的氣勢迎面撲來。

來人站在臺階上,秦衡便只到他胸口,需要抬頭才能看到他的臉。

他目光上移,瞬間怔住。

這到底是一張怎樣的臉呢?

拋開華麗的外表和與生具來的alpha氣勢,秦衡覺得自己看見了一束光。

夏日里的向日葵花田中,拔開遮天避日的向日葵的寬大葉片,灼熱的陽光從花瓣的縫隙中透射而來,灼熱的溫度似帶著向日葵馥郁的芬芳。

秦衡看著他,愣神片刻。

秦衡的虹膜顏色淺淡,在暗處是接近黑的深粽,若是迎著光,就會變成半透明的淺粽,虹膜紋理清晰可見,眼神變得干凈純粹。

向日葵般的男人微笑著:“你好,請問您認識趙奶奶嗎?”

秦衡回過神,點了點頭,應道:“你就是趙奶奶要我捎回去的人?”

他笑起來,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,與耳朵上的鉆石耳釘一起閃閃發光:“是我,麻煩你了。”

他一只手提著一只旅行袋,一只手朝秦衡伸出。

他手指修長,骨節分明,顯得很有力量。

秦衡冷淡地沖他點了點頭,說:“跟我來吧。”

向日葵看著落空的手,微微努了努嘴,眼里閃過一絲失落,然后把手在衛衣上擦了擦,興沖沖地“哎”了一聲,快步跟了上去。

驕陽當空,帶著紙老虎似的溫度,暖洋洋地灑在服務站。

微風過境,樹葉沙沙作響,帶著淡淡的向日葵花香。

作者有話說 :首先:小仙女JennyGICsy生日快樂,天在開心,永遠可愛!! 然后:時隔八個月零二十一天,我終于又又又開新文啦! 耽美向,ABO設定,無生子情節(主要是現在的我還沒辦法寫男男生子啦,會羞羞臉紅噠)。 1vs1,甜寵微虐,哈皮恩弟,大家可以放心食用喲…… 再后:當然是要厚臉皮的向大家求收藏,求評論,求推薦啦,比心心~~~么么噠…… 最最后:么么么么噠…………小可愛們浪起來吧!

  • 加入書架
  • 目錄
  • A+
  • A-
3d组选594前后关系